满愿之旅

2007年8月,尊贵的阿德仁波切圆寂后一个月,天龙(竹巴)传承的祜主嘉旺竹巴法王以朝圣者的身份,首次访造囊谦。虽然法王特别希望该行程保密,他只想到天龙传承的法脉重地朝圣,但是他造访的讯息传遍东藏各地,结果成千上万的信徒络绎不绝,赶来囊谦,就为了见法王一面。其实,法王的好几个前世曾到囊谦传法予历任的囊谦国王及其子民。

例如,第十世嘉旺竹巴法王在上一世纪,就在囊谦穿戴及公开展示那洛巴六严饰,赐予囊谦国王及臣民见即解脱的大加持。基于某些敏感的条件,法王2007年造访囊谦时,不可公开传法、开示,但在当地寺院和众多民众恳切的祈请下,法王不得已为大众加持。造访期间,法王得知刚圆寂的阿德仁波切有几个遗愿未了,重建阿育王塔是其中一个,法王于是告诉萨卓仁波切他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忙,因为阿育王塔不仅是重要的佛教历史文物,也是太平盛世的象征。

这时候,法王有一个想法,他觉得这是一个把阿弥陀佛大铜像转赠予囊谦的大好机缘,若阿弥陀佛大佛像的安装能与随同阿育王塔重建计划,两者一起进行,将有助于增广福报,让这世界的人再次回到盛世的时代。萨卓仁波切的弟子为了圆满传承上师们的宏愿,几乎是立即创办一个由中国政府认可的免税慈善基金会“福瑞慈善基金会”,以筹募基金完成使命。今天,这个庞大的计划即将功德圆满,有待2012年7月加持大典后,逐步完成!

大佛像的主要赞助人林夏冰先生以及福瑞基金会全体同仁,已祈请嘉旺竹巴法王前来囊谦为大佛和佛塔主持开光大典,因为若没有法王的鼓励和远见,这个计划一定会面临许多难题。 


阿弥陀佛大铜像

1997年,嘉旺竹巴法王来自星加坡的护法林夏冰先生(亚洲著名商人,虎豹万金油的创始人,胡文虎的女婿),发愿赞助35米阿弥陀佛大铜像的工程,后来更安排了在南京制造佛像。法王和父母将毕生的积蓄用来购买黄金,将之溶入铸造佛像的铜里。他们也安排不丹王家的佛像铸造师前往南京,监督铸造的工程,以确保佛像的样貌、外形等是如佛经里描述的一模一样。这样一来,阿弥陀佛佛像才能真正赐予见即解脱的殊胜加持。

这尊大佛原本是要被安置在位于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天龙弥陀山上,然而由于遭受该国航空部的反对,所以自2002年起,佛像被安置在南京的制造厂,似乎在等待另一个善缘条件的成熟...


伟大的阿育王

阿育王(约公元前304-232年)是古印度摩揭陀国孔雀王朝的第三任国王,又被称为“无忧王”。他的祖父就是孔雀王朝的建立者——旃陀罗笈多。

公元前273年,频头娑罗王病逝。不久,为了夺取王位,王子和公主们进行了残酷的内战,其中最为激烈的是阿育王和长兄之间的战争。在这场争夺王位的斗争中,阿育王曾经谋杀的兄弟姐妹有99人。最后,阿育王成功夺取王位,但4年后才正式登基。

阿育王即位后,开始向外扩张,征服了周边多个国家。战争结束不久,阿育王同佛教高僧优波毯多进行了多次长谈,最后在后者的感召下,皈依了佛教。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徒之后,阿育王对残酷的战争给人民所造成的灾难感到十分懊悔,因此立誓不再以暴力统治和侵略他国,而且会不遗余力地宣扬佛法,以佛法来统治国家。

阿育王所说的“法”,就是以佛教的伦理道德观为基础,强调仁慈的实践和虔诚的思想。他认为,对于每一个人而言,信仰佛法最重要的在于行动。一个人能否向善,不是看他参加了多少次佛教的仪式,而是看他在每一件事情上是否能按照佛法去做。

阿育王不久又宣布佛教为印度的国教,下令在王宫和印度各地树立石柱,开凿石壁,将他的诏令刊刻在上面,还召集了全国大批佛教高僧,编纂整理佛教经典,在各地修建了许多佛教寺院和佛塔。

为了弘扬佛法,阿育王派出了包括王子和公主在内的大批使者和僧侣,到邻近的国家和地区去传教。僧迦密达公主在去锡兰(今天的斯里兰卡)传教时,不仅带去了许多僧侣和佛典,还带去了一枝神圣菩提树的树枝,并亲自种植在锡兰。这颗菩提树在锡兰一直生长至今。经过一番宣传和使节往来,佛教不仅传遍了锡兰,而且很快传到了埃及、叙利亚、缅甸、中国和世界各地。

阿育王在位的40余年里,在国内外都享有盛名。在印度和其他国家的历史文集里,他被称为“伟大的阿育王”。孔雀王朝也成了印度历史上第一个强大的统一帝国。即使在中国宁波,还曾经有过阿育王寺,说明了阿育王在中国也曾有相当的影响力。

释迦牟尼佛是佛教的创始者,佛教大规模的传播则要归功于阿育王。


囊谦的阿育王塔

据佛教经典记载,古天竺国(印度)阿育王为弘扬佛法,分葬佛祖真身舍利,在世界各地修造了84000座塔,其中中国建了19座。这19座塔,其中部分塔因倒塌、修缮、迁移等因缘,相续出土了弥足珍贵的佛祖舍利及大批珍贵的供养物。

当时的囊谦政治相对集中,宗教高度发达,贸易贯通康区,印证了阿育王当时选择囊谦地区建塔其必然性。事实也证明,囊谦成就了历史上一代代君主,一代代学者,一代代高僧,曾经辉煌一时的囊谦王朝,至今依然随处可见。

之后的上千里,虽不敢断言何时何人曾经保护和扩建这座佛塔,不过,这座佛塔西边坐落着一座寺院,为现今的昌都寺。该寺曾经在佛塔旁修建了盖有瓦片的房子,信众们保护这座佛塔的记载和传说至今不绝于耳。之后的岁月里,寺院被火烧成土堆,佛塔也毁于一旦。据年岁较高的老人讲述,至今仍能发现一个4、5公尺高的土堆。后来在文革期间,一些人把佛塔的基石都弄到自家用来建房子,致使佛塔面目全非。毁坏之时,听说还出土了阿育王修建佛塔的历史石碑,但一年后不见踪影。最后,佛塔所处的土堆成为古迹。

近年来,信众对重修佛塔有很大的期望,但由于囊中羞涩无法实施。信众把重修佛塔之善业的希望寄托在前一世的阿德仁波切身上,并再三恳求。仁波切曾应允待采久寺重修之善业完成后,若无他事,就由他来重建,后来还亲临佛塔遗址,视察地形,亲笔题写。不过,世事难料,仁波切离世了。临终前,仁波切给他的侄子尊贵的萨卓仁波切留下了由他亲笔书写的佛塔简明历史和亲笔绘制的建筑设计图纸。


报名参加囊谦之旅2005

联络处

DRUKPA PUBLICATIONS PVT. LTD.

D301 Sushant Arcade, Sushant Lok-1
Gurgaon 122001, India

T | +91 124 4115234
E | info@drukpa.com
联络中文咨询组:contact@drukpa.cn

Copyright © 2015 Drukpa Publications Pv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Drukpa Publications Pvt. Ltd. is the official publishing arm of the Drukpa Order.